暮霭沉沉
荣誉会员
荣誉会员
  • 注册日期2016-10-21
  • 金钱4110RMB
  • 威望110点
  • 贡献值0点
  • 交易币0
阅读:375回复:0

专家说:在心理上未战先败,如何长期”抗癌“?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1-17 10:03
绝大多数癌症患者并没有心理障碍或心理疾病,只是遭遇重大疾病打击时表现出心理应激而已。
 现在有关癌症心理研究较多的是抑郁、焦虑、患者的心理适应以及健康知识的普及等方面,人们针对这些问题给予相应的心理支持和干预甚至用药物治疗。
 和抗癌明星的心理抗癌实践比较后我发现,目前临床所关注的这些方面是很次要的,而抗癌明星们用的是令人振奋的、极具战斗性的、具有非凡效果的方法,我试着将这些方法总结出来,构筑全面立体的心理抗癌防线。
 阶梯一:抗争
 面对癌魔的突然进攻,抗争是唯一的选择。尤其对于晚期癌症来说,不抗争是凶多吉少,抗争还有一线希望,所以必须抗争
 那么,怎样抗争呢?
 第一步:心神镇定
 任何人遭遇乳腺癌之初都会惊慌失措,家属同样是这样,而乳腺癌的诊治过程、配合治疗及康复注意事项又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这种心神慌乱的状态无法处理那些庞杂的信息。
 所以,要想为全面抗癌打好基础,第一步必须使大脑尽快镇定下来,恢复清醒。
 第二步:解除抑制
 等大脑初步镇定下来,许多患者就会进一步思考:
 “抗争真有希望吗,这个希望有多大呢?”
 “现代科学这么发达都没有攻克乳腺癌,世界上那么多有权有钱的人得癌也一样是死,我能抗癌成功吗?”
 “与癌抗争必然要经受相当大的痛苦,这个付出值不值得呢?”
 时至今日,“癌症=死亡”这种观念仍旧根深蒂固。
 它就像一块巨大的乌云,把整个天空都遮住了,见不到一点光明和希望,许多人的抗争之心因此被抑制住了,麻痹了,无力调动各种潜力去抗争,只能被动的等待病情自己发展变化甚至不战而降。
 有的人即使能够渐渐镇定下来,但内心深处仍是处于一定程度的抑制状态,负性情绪仍旧占据很大的心理空间,它会时时干扰人对治疗的积极配合及自我康复,即使有所抗争,力度也远远不够。
 人面对任何困难都有类似的心理,如果认为难度极大,也没看到成功的先例,那么,往往首先就会产生一种惯性思维方式抑制住自己成功的欲望:
 这件事估计完不成,干到哪里算哪里吧。
 怀有这种心态的人虽然也曾努力、也曾抗争、也曾取得一定成绩,但往往不能全力以赴,实现的往往只是部分目标而已。
 在生活工作中,实现部分目标也算成功,但在抗癌过程中,部分目标代表的只是病情缓解、生存期延长,而不是治愈。
 第三步:树立目标
 在精神抑制解除之后,接下来就该树立起全力以赴地与癌魔抗争、争取获得全部成功的目标,全部成功就是彻底治愈而且不复发。
 这个目标当然很难、很高,超乎常规的想象,但如果你连想都不敢想,就更别提真正实现它了。
 面对乳腺癌,就是要有超常规的想法,世上哪个取得大成功的人不是想别人所不敢想,为别人所不敢为,最后才取得别人认为是不可能的成功。
 别人能成功,
 我为什么不能!
 那些生存期已达十几、二十年的抗癌明星,哪个不是身临绝境,并且不服输,在非常恶劣的身体条件下,仍然敢想:别人能成功,我为什么不能!
 正是这个超常规的想法和不屈的信念支持着他们在一个个“拼搏或者放弃”的抉择中选择了前者,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闯过一个又一个险关,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最终取得全部成功的目标。
 第四步:制定具体措施
 其实,哪个患者不希望奇迹发生?但绝大多数人都把主要希望寄托在外在医药力量上,自主的抗癌努力不多,抗癌措施也很少。
 抗癌明星却不然,他们树立了最高目标以后,紧接着会制定全面的抗癌措施,主动争取目标的实现,而不是被动地等待奇迹自己发生。
 所以抗癌措施分两大类:
 ● 一是积极寻求最佳外力的支援,即最合适的医疗技术和医生
 因为乳腺癌医疗技术很复杂,而且当今医疗市场并不很规范,所以需要患者及家属进行多方了解,从众多的医院及医疗技术中找到适合自己的。
 ● 二是积极挖掘内在潜力
 主动学习疾病知识,学习自我抗癌康复知识,完善自己的抗癌措施。
 第五步:毅力与希望
 毅力的问题不用多说,人在抗癌过程中,需要用毅力战胜很多困难,比如对抗疾病痛苦、对抗副反应的痛苦、拖着虚弱的身体进行锻炼的痛苦等等。
 如果没有坚强的毅力作保证,前四步想的再好也没用。
 光有毅力也不行,临床工作中能够见到这样的病人,他们在得癌之初就自己承受压力,不愿向家属说,不愿给家属增添负担,在治疗过程中,同样忍受疾病痛苦,配合各种痛苦的治疗,表现出坚强的意志,令人钦佩。
 在我看来,如果只有这些还算不上是抗争,这只是被动忍耐,他们虽然有顽强的毅力,但心中没有希望,仍然不能调动出内心深处的抗癌潜力。
 真正的抗争是放下一切思想包袱,积极寻求各种办法来与癌魔主动战斗,
 如心理上解除抑制,生理上刻苦锻炼,改变生活方式,以及更加积极地配合治疗等。
 所以光有毅力没有希望不行,光有希望没有毅力也不行,应该是在解除抑制、心中燃起希望之火的基础上,用顽强的毅力将各种措施落实下来,这样抗癌成功的可能才最大。
 阶梯二:重建
 以上所说的抗争是每个想成功的乳腺癌患者的必经之路,是抗癌经历的第一步。
 抗癌初期就像打“遭遇战”或“阻击战”,敌人突然大举进攻(突然发现自己得了癌),而且是敌强我弱的态势(得癌之初,病人和乳腺癌的关系肯定是癌强我弱),此阶段肯定要抗争、拼搏,抗争是此阶段唯一的旋律,别的方面都是次要的。
 只有凝聚全部精神和战斗力,配合各种外援(西医中医的治疗),才能顶住敌人的攻势(使肿瘤不再发展),进而将敌人的势头打下去。
 大家知道,抗癌是个漫长的过程。对于患者来说,首先面对的是“5年”生存期,要全力对付5年之内的高复发率。即使安全度过5年,仍有较低的复发率,仍要时刻注意。
 所以从西医的观点来看,乳腺癌和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一样,都是终生性的疾病,都是打“持久战”的问题,“阻击战”只是应对急性期(初期)的形式。
 在胜利实现第一阶段目标之后漫长的时间里,抗癌战争已经由敌攻我守转变为我方力量逐渐壮大可以与敌对峙的形势,甚至我强敌弱。
 战略形势变了,战略思想也要跟着变化,这时单凭抗争这一种手段就显得不够了,这种指导思想不太适合打持久战,那么怎么变呢?
 这时敌人势头被打下去,给了我们一个调整的时期,应该腾出手来,挖掘潜力,苦练内功,解决饮食、锻炼、深层心理等问题。这才是应对持久战的思路。
 总的来说,持久战要打好,需要按照下面两步走。
 第一步 祛因除病根
 明确病因非常重要,首先要反省自己得癌的原因,对照原因部分看看自己符合哪几条。
 ● 如果有生理层面的病因
 就应该从此改变不科学的生活方式,不要让有害因素继续致癌。
 ● 如果有心理层面的病因
 就应该从此改变压抑自我的状态,不要让这种负性情绪继续为害身心健康。对于以前的不良心理经历也要渐渐释怀,这也算是“心理排毒”吧。
 其实这些属于心理学中精神分析的内容,有些有悟性的患者能够自己释怀以往的不幸,如果条件许可,也可以寻求一对一的心理行为分析,将容易得癌的心理行为土壤彻底改变过来,这样做往往会对身心健康产生奇特的效果。
 总之,打持久战首先就是要整饬自己的部队(生活方式),去掉一切使部队衰弱的不良作风,在这样“干净”的身心基础之上,才容易建立起新的坚固防线。
 第二步:重建新行为
 经过以上“整顿”,使得整个身心渐渐变得清透,然后在此之上要重建一套新的生活方式,如新的饮食习惯,新的生活起居习惯,把锻炼身体作为一项非常重要的生活习惯,建立并保持下去,还有就是新的心理行为方式
 我觉得,乳腺癌患者有两个核心心理问题:
 ● 一是“乳腺癌=死亡”的固有观念导致抗争心理被抑制的状态
 ● 另一个是C型性格/C型状态
 小贴士
 C型性格指那种情绪受压抑的抑郁性格,表现为害怕竞争,逆来顺受,有气往肚子里咽,爱生闷气的性格。
 C就是取Cancer(癌)的第一个字母,预示具有这种性格特征的人易患癌症。
 前者是一个人遭遇乳腺癌这个巨大灾难时的必然反应,是得癌之后才出现的;后者是乳腺癌患者应对任何事情的思维方式,贯穿着乳腺癌经历的始终。
 前者已属不易,纠正后者更是非常困难。
 但纠正前者可以使我们具备彻底的抗争之心,凝聚全部精神力量,战胜癌魔;纠正后者可以使我们在心理层面上将得癌的一大原因斩草除根,在前者的基础上进一步消灭癌魔,并防止它死灰复燃。
 阶梯三:升华
 我发现在所有乳腺癌患者中,能够调动出全面彻底的、发自内心深处的抗争精神的人就不多,能够进一步认识到“压抑自我”的害处并改变它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所以我想如果能够帮助患者实现这两步,就可以说在心理抗癌方面大功告成了。
 在临床工作中时常会遇到一些让人感觉难以接受的事例:
 如因骨癌而截肢的、因眼部肿瘤而摘除眼球的、因乳腺癌而切除乳房的患者,还有男性的阴茎癌睾丸癌等等。
 这类医学上所谓的“毁形手术”对患者造成的心理创伤要远远大于内脏手术(如胃癌切胃、肺癌切肺、肠癌切肠)对患者的创伤,这些创伤会成为患者心中永远的痛。
 对于这些患者来说,心理抗癌的前两阶梯会使他们抗癌成功及不易复发,但对减轻这种痛苦却没有太大帮助,即使抗癌成功,心中的痛却仍旧挥之不去。
 毕淑敏老师写的乳腺癌心理小说《拯救乳房》,里面有一段故事:
 心理专家与几个乳腺癌患者讨论,她问患者,什么是最可怕的事,大家认为死亡最可怕,但年轻未婚的患者周云若说失去乳房比死亡更可怕。
 这个故事再次令我思考,如何才能减轻这类“毁形手术”造成的伤痛呢?
 这时,伟大的中国传统文化再次给我带来启迪,我国古代那些有思想的人对人生的深邃思考似乎能够解决一切痛苦。
 比如司马迁
 直言进谏而遭宫刑(割掉睾丸)、入狱6年,不幸的遭遇使司马迁精神受到极大刺激,曾一度想到自杀。
 但他想起父亲嘱其‘记史’的遗言,又以古人孔子、屈原、孙子、韩非等在逆境中发愤有为鼓励自己,终以惊人的意志忍辱负重地活了下来。
 身心备受摧残、忍辱含垢生活的司马迁明白:“人固有一死,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因此更加发愤,创作了名震古今中外的史学巨著《史记》。
 比如苏轼
 一生仕途坎坷,三次被贬,却不失先秦士子遗风,“不以一身福祸,易其忧国之心”,每到一地,以民为本,造福一方。
 在黄州,正值疫病流行,自费配制“圣散子”发给病人;在惠州,以竹竿引水入城,解决了全城人的饮水问题。
 比如文天祥
 被元人囚禁达3年之久,仍不为百般折磨、威逼利诱、甚至亲人被奴役所动,凛然作《正气歌》:“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令世人敬仰。
 古代的思想家们认识到,生命在无限的时空中就象“白驹过隙”,非常短暂,那么,生命的意义在哪里呢?
 他们认为,人生于天地之间,应该采取积极尽责的人生态度,象《易经》所说: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即人应象天一样自强不息、象地一样承载万物,这样的话,生命就能通过精神修养超越有限个体而达到永恒。
 而在人生旅途中,不可避免会遭遇各种各样的挫折、失败,那么他们如何应对呢?
 儒家思想说:
 “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这些主要针对的是社会挫折,但也可以借用到疾病上面,即:不能屈服于疾病,要有坚强的抗争精神;
 “养吾至大至刚之浩然之气,其气充塞天地,不为外力所动”,同样是说要用坚定、豁达、超脱的精神来应对外界毁誉、挫折以及疾病。
 佛家说:
 “烦恼即菩提”,意思是说人世间的无穷烦恼正是人生修养的极好素材。
 只有将名利得失、荣辱、伤病甚至生死考虑得明明白白,才能向更高的心灵境界迈进;反之,如果缺少这些挫折经历,往往也难以接触到更深层的生命意义。
 禅宗说:
 “放下执着(屠刀)立地成佛”,“屠刀”一般是指伤害别人的恶言恶行,实际上它更是代表伤害自己本性的无穷烦恼、执着、担心、害怕、忧虑、牵挂等等。
 这句话说的也是经历了执着,然后能够放下执着,就会获得心灵的解脱。
 道家说:
 “无为无不为”,这句话更加超然物外,“无为”是说要将一切得失、牵挂全部抛开才能发现潜藏在每个人内心深处的生命真谛,然后才能凝聚全部心力实现自己的生命意义,这样才可能取得非常好的“无所不为”的效果。
 所有这些都能使人跳出个体小我、融入大我境界,使人的思想能够得到升华,希望患者们可以修养精神、升华心灵,这样,身体这个“臭皮囊”的羁绊就会越来越少。
游客

返回顶部